手机版 欢迎访问南宋皇帝网(http://www.hfchache.com)网站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宋朝名家 > 杨万里 >

《两宋风云》第十九讲 淮西军变【袁腾飞】

时间:2020-05-22 11:40|来源:南宋皇帝网| 点击:125 次

百家讲坛《两宋风云》第十九讲 淮西军变 MP3在线 点击朗读:


  【宋高宗害怕岳飞得到刘光世的淮西军后势力太大,所以坚决不把淮西军的兵权交给岳飞。在淮西军中,又发生了什么事情,从而导致了淮西军变,淮西兵变之后,南宋防线一度空虚,金军势必来袭,但是当时的金国却无心发动战争,而是更多地在忙于金廷内部的政治斗争,那么金国朝政当时发生了什么样的变故呢?而此时已在金国做官的秦桧,却动了归宋之念,那么秦桧这么多年在金国都做了些什么,秦桧又是通过什么方法回到南宋的,他又是怎样一步一步当上南宋宰相的?】

  由于张浚和秦桧的反对,皇帝才想着不把刘光世的军队交给岳飞主,当然岳飞由于他辞官,由于他建议立储,所以这时皇帝就更下了决心,这个军队绝不能交给岳飞,问题是你对这个岳飞怎么处理,这个事已经这样了,皇帝就应该堂而皇之地跟岳飞讲,我不能把刘家军交给你的理由是第一第二第三,我也是为了江山社稷,不是因为你劝我立太子你得罪了我,我才不把刘家军交给你,不是因为我觉得你兵权太大会造反,我才不把刘家军给你,如果你真的跟岳飞一二三,把这个利害关系摆清楚,岳飞那样赤胆忠心、忠心报国的人他肯定是能够理解这一点的,那这事就完了,说开了呗,皇上爱面子,我不能跟岳飞认错,我凭什么跟你解释,我是天子,我奉天承运,我的话就是圣旨,我说了你就得执行,我犯不着低三下四去跟你解释,我就不把刘家军给你,你怎么办吧,然后谁去跟岳飞说这个事呢?皇上不能去,跌身份,说句实在话,我再也不想看见岳飞了,我看见他之后又得呛呛起来,他又回头给我气受,我又不能发作,所以这事我不能去,张浚你去吧,你不是坚决反对把刘家军交给岳飞吧,那好这事你去,你去跟岳飞商量,岳飞那还傻等着呢,什么时候刘家军给我,恢复中原,迎回二圣,什么时候啊,张浚你去,你跟岳飞商量这个事怎么办,张浚就去了,张浚去了这个事也一样,你跟岳飞实话实说,有什么说什么,当面锣对面鼓你把这话说清楚,岳飞能理解,问题张浚是心里有鬼啊,是我撺掇着皇上别把刘家军给岳飞,这岳飞他要是见了我,他质问我怎么办,因为张浚挨过岳飞的当面质问啊,岳飞这个人太直,不会给人下台阶,他要是质问我怎么办,我要是质问我,我应该说什么,张浚满脑子琢磨这个事,你就没想岳飞这个事不质问你怎么办?

  他把这个简单的事情给想得复杂了,所以张浚第一个想法就是我一定先把自个儿择出来,我不能说这个事是我的意思,我不能这么讲,那择的话也不能把这个事安在赵构身上,这是皇上的意思,也不能这么讲,皇上就怕没意思才让我来,我又不愿意得罪岳飞,怎么办呢?所以张浚就说话就拐弯抹角,张浚就跟岳飞说,说刘光世将军兵是不能让他带了,那么岳宣抚你看谁接管这次队伍好呢?岳飞一听就晕了,不是让我接管吗,怎么现在还来问我,谁接管这支队伍好,岳飞很不明所以啊,岳飞说圣上不是已有旨意啊?

  张浚就在那装,哦,圣上是有旨意,他提了几个人选,说让你帮着参谋参谋,岳飞一头雾水,本来是我的事,怎么又提了几个人先啊,那行我硬着头皮听听吧,你说说那几个人选是谁呢,韩世忠如何,岳飞一想韩世忠有勇无谋,韩世忠不行吧,杨沂中如何?岳飞说杨沂中典型的有勇无谋,绝对不行,张浚又问,那人张俊如何,他可是你的老上司,张浚把这个话点透了,那个张俊可是你的老上司,岳飞这个时候已经很不耐烦了,你绕来绕去你绕腾我啊,合着你要让我把所有的将领评价一遍啊,所以岳飞说,张宣抚为人寡恩,贪财,如果让他指挥刘家军,只恐士兵不服,这时候张浚又说,那这么着得了,朝廷准备让兵部尚书吕祉来领这支部队,岳飞说吕祉是文官啊,兵部尚书是文官啊,文官怎么指挥部队打仗啊,没有关系,当年刘光世部下两员大将王德,郦琼,他们俩可以指挥部队,岳飞这个时候真的无话可说了,你不知道王德跟郦琼他们俩不和吗?原来刘光世在能震住这两位爷,现在您来一个文官,根本就不懂军事,指挥部队,底下弄那俩人不和,他不打起来有鬼啊,张浚一听这个,我提出的人选全给我否了,于是张浚就不阴不阳的说了一句话,看来这个领兵非你岳太慰不可了,来这么一句,岳飞一听就火了,啪一拍桌子就站起来,你问我谁能指挥这支军队,你看出来的这些人选,凭心而论我都是秉公而说,我又不是想吞并这支部队,你说这话什么意思,行了,这支部队我不带了,岳家军我也不带了,你们不是嫌我争权,我都不要了,全给你,又上庐山了。

  这样一来张浚等于是把这事给弄拧了,你这么阴阳怪气一将,岳飞脾气耿直,我为了表示我的清白,你们不是怕我揽权吗?你们怕我的军队势力做大,行,不干了,我走了,这一走,得皇上着了急了,张浚你这叫办的什么差啊,你怎么又把岳飞给逼走了,所以皇帝就又下旨,赶紧把岳飞又给请回来,可是这笔账皇上可给你记着呢,你又来这一套,只要朝廷一不满足你的要求,你就撂挑子,你就弃官不做,如此要挟朝廷,就是你算准了朝廷离不开你,以此要挟朝廷,所以皇帝气到顶点了。

  【如此一来,宋高宗更坚决不会把淮西军的兵权交给岳飞了,而是派了一个后部尚书吕祉来统领淮西军,怎料事情的结果却被岳飞一语中的,曾经在刘光世手下的两个部将,王德,郦琼俩人果真打了起来。】

  这两谁都不服谁,本来俩人仇就大了,矛盾很深,就是因为刘光世在,看着老大的面子所以咱们都能忍,现在派这么一个文官来指挥这个部队,俩人就打起来了。打到什么程度啊,互相给对方告御状,状子告到宋高宗的前头来了,状子递到宋高宗的前头来,皇上您看吧,有他没我,有我没他,这事您看着办,皇上看了这件事,也不好处理啊,皇帝又不了解前线的情况,这事不好处理,不好处理怎么办呢,干脆啊把王德召回来得了,让吕祉跟郦琼来指挥这支军队,这事不就解决了吗?把王德召回来,于是这件事就开始操作,吕祉就在哪儿劝郦琼,别生气了,王德马上要被召回建康了,您忍一忍,忙活半天,结果吕祉文人低三下四,虽然是长官低三下四,这个郦琼是武将,骄横跋扈,吕祉很不高兴,回到自己营帐当中,吕祉就琢磨这个问题,俩人这打的鸡飞狗跳的,是好事啊,他俩一打对我有利,皇上怎么行此下策,给调走一个啊,你调走一个,就剩这郦琼了,他在淮西军中,他在刘家军中是老人,现在没有人限制他了,我一介书生,我一介文人,我牵制不住他啊,这事不好,皇上这一招失策。

  于是吕祉赶紧给皇帝上疏,意思是说王德不能走,得把王德留下来,而且要把郦琼的兵权夺去,让他俩互相牵制,郦琼太跋扈了,刚才我劝半天他都不听我的,骄横难治。万万没想到的是,郦琼就防着吕祉这一招呢,吕祉身边有一个书吏,有一个办事员,是郦琼安插在这儿的间谍,于是这个人就把这个事儿报告给了郦琼,说尚书准备把你的兵权夺了把王德召回来,而且一般来讲像这种高官的上疏,他不是自己写,不是自己起草,主要由这些书吏,这些下吏来承办,因此这封信落到了郦琼的手里。

  郦琼拿了这封信遍示诸军,看看看,这就是朝廷对待咱们,咱们为朝廷出生入死这么多年,结果咱刘大帅的兵权说夺就夺了,好不容易我能够领着弟兄们一块儿干,咱还一锅里吃饭,咱还一块儿干,结果现在派来个文官不说,这个人还要建议皇帝把咱们调走,兄弟们你们说怎么办?你想这一帮士兵多年跟随刘大帅,追随郦琼这帮人,实际上已经形成了一种私人之间的关系,不是说我是国家的军队,这种感觉了,所以这帮人立刻说那反了得了,把吕祉杀了,咱反了得了,哪儿不养活爷啊,咱干脆投降得了,往北走,咱投降,反正咱老家都在北方,有的士兵可能家眷没有带出来,也在北方,咱降了吧,好,郦琼一拍桌子,这事干得好,就这样领着将校进来,就把这个吕祉给捆了,吕祉一个文人吗,他没有能力反抗,捆了之后这支军队就过江过河,浩浩荡荡往北开去,就准备投奔伪齐。

  在投奔伪齐过淮河的时候,离淮河还有三十里地的时候,吕祉虽然是文人很有气节,他不是捆在马上了吗,他自个儿一使劲儿骨碌下来了,说什么都不肯在往前再走一步,你们要投降你们去投降,我生为宋臣,死为宋鬼,绝不过淮水降敌,他不但不过淮水,他还招呼要走的这些将士们,说咱们都是大宋的军人,世受皇恩,皇帝待咱们不薄,现在郦琼逆贼要投降金国,咱们难道就忍心去降贼,军中难道就没有大丈夫吗,有没有人起来振臂一呼,歼此逆贼,他这一嚷嚷,果然很多士兵就开始犹豫了,有几千人就不走了,因为他的部队四五万人,有几千人就不走了,是啊,吕大人说得对,咱们是大宋的官兵啊,咱如果降敌的话,做汉奸的话,咱有什么面目去见祖宗啊,不走了,这一不走,郦琼害怕了,这小子挺能说,回头他再嚷嚷几嗓子,万一这士兵哗变怎么办,于是他给身边的他的亲信使眼色,亲信上去乱刀把吕祉砍死,然后吕祉就挟持这些士兵,就投奔了伪齐,这支部队一过去,多少人啊,能够占当时宋军总兵力的五分之一,几万精壮之士,一转眼就变成敌人了,就变成伪军了。

  【淮西军变,南宋朝廷数万兵马,一转身就变成了自己的敌军,张浚闻讯后,深悔自己不听岳飞之言,结果给南宋朝廷造成了无法挽回的损失,那么宋高宗得知此事后,会如何处置张浚呢?】

  皇上把张浚给恨透了,都是你出的好主意,结果来了这么一档子,好吧,罢相,张浚罢相,贬出杭州,并且高宗发了一个狠誓,宁可亡国绝不用此人,我就是宁可亡国我也再不用你了,你这个人志大才疏,就长着一张嘴会胡说,当年让你打仗,你给我打成那样,现在听你的话削兵权,结果你给我削得好,兵权彻底削了,都跑到人家那儿了,所以宁可亡国绝不用此人,这个郦琼逃到伪齐,伪齐特别高兴,一下来了好几万生力军,而且熟知江南的地形,熟知江南的兵要地志,多好啊,因此呢就封郦琼为节度使,郦琼一下跟岳飞平级了,都变成节度使了,并且呢这个伪齐跟金国报功,说你看这个郦琼弃暗投明,投奔我大齐,辅佐咱大金,您是不是奖赏他一下啊,过几天,金国朝廷旨意一到,郦琼是诈降,把他抓起来,郦琼莫名其妙的给抓起来了,刘豫也莫名其妙,干吗抓他啊?郦琼站错了队了,这个时候金国已经有了废弃刘豫之心,你这个时候来投刘豫,等于你跳上了一艘要沉的船,所以郦琼站错了队了。没有多久,刘豫就被废了,当然郦琼后来又在金国完颜兀珠的帐下效力,这个时候特别有意思的一个现象出现,淮西军变一下子逃走了好几万士兵,按说这个时候宋朝应该是非常紧张啊,一下防线空了一个大窟窿,君臣上下整军备战,形势很紧张,而这个时候的金国,朝政也发生了变故,什么变故呢?

  【淮西军变后,南宋防线一度空虚,金军势必来袭,但是此时的金国却无心发动战争,而是更多的在忙于金廷内部的政治斗争,那么金国朝廷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变故呢?】

  太祖太宗都已经去世了,金国的第三代皇帝就是金熙宗即位,金熙宗是金太祖的孙子,当时20多岁,少年天子,这个人特别有意思,在什么地方有意思呢?他拜了燕京的一个大儒为师,学习汉法,学习汉族的文化,结果他学习汉族的文化之后呢,特别有意思,学了个一瓶子不满,斗瓶子晃荡,能写点打油诗,看汉家典籍,能看个一知半解,能到这份上,他就认为我现在就是大儒了,我是中原文化这种代表了,因此呢,看不起原来的女真旧贵族,他甚至跟宋朝一样把这些女真旧贵族,不愿意汉化的旧贵族视为夷狄,所以女真贵族一看,你到底是那国的皇帝啊,宋朝管我们叫夷狄,你也管我们叫夷狄,所以他这个人对宋朝有一种天然的亲近感,为什么呢,因为宋朝的文化发达,等于金国他在灭了北宋,打进中原之后,作为军事上的胜利者,作为武力的征服者,他反而被被征服者的高度文明所征服了,因此这个金熙宗皇帝在他的心理上,他觉得宋朝很可亲,他不愿意再跟宋朝打仗了,而且我们也讲了,这个时候再打仗也没有油水可捞了,因此就有了一种什么可能呢?能不能跟宋朝谈和。

  原来立刘豫的目的以和议佐攻占,以僭逆诱叛党,现在仗打不下去了,实际上是看出来了,这个时候双方的实力,至少是在接近,然后以僭逆诱叛党,刘豫这个人太臭,名声太臭,诱不来叛党,没有几个人跟着他,除了郦琼走投无路没人跟着他,所以这个人不能用了,那么再立傀儡,就不如直接跟宋高宗打交道了,不如直接跟宋高宗去谈,让他接受金国的条件,于是借着金熙宗喜欢汉文化的由头,秦桧当年的恩主完颜昌就提出一个建议,跟宋朝议和,所以有人就认为秦桧就是完颜昌派回去的,两个人一唱一和做这项工作的。

  【宋金议和是大势所趋,而金国的完颜昌和南宋的秦桧,这两个人在议和的过程中又起到了关键性作用,那么,他们俩是怎么认识的,又为什么说完颜昌是秦桧的恩公呢?】

  曾经金国人要立张邦昌,秦桧当时是御史中丞,管风纪监察的官,他可是带着上疏反对的,那时候他是年轻气盛,让别人给怂恿一下,他带着上疏反对,金国人大怒,一下,秦桧本来没他什么事,沦为战犯,押往北国,这个人竟敢带头拨虎须,押往北国。没想到因祸得福啊,秦桧到了北国之后可没受苦,为什么没受苦呢,金国马背上的民族,所以当时那种率直之气不脱,金国人很佩服秦桧这样的,他这人敢干,一介文弱书生,我们朝廷都已经定了计,废掉宋钦宗,要立张邦昌,他居然敢带头上疏,咱们前面讲过金国人扒钦宗皇帝的龙袍的时候,侍郎李若水为君死义,金国人也很佩服这样为君死义的,到哪朝哪代敌人也佩服你,真正的汉子,所以这样一来的话,秦桧到了北国没有受苦,拔到了完颜昌帐下做幕僚。

  随着南宋实力的强大,这个秦桧就动了南归之心,他就想回到宋朝。可是回到宋朝他怎么回去呢,这就有问题了,秦桧到底是怎么回来的,史书上有两种记载,第一种记载呢,秦桧他要回去,当时完颜昌率军伐宋,所以他跟着完颜康,他要是在前线想借机跑,那不是不可能,但是他还有老婆孩子呢,还有家人呢,甚至还有一个随员跟着,他想这帮人一块儿跑,这事儿麻烦了,于是秦桧想了一个招,什么招呢?跟他老婆,跟他的夫人王氏吵架,吵的惊天动地,吵的完颜昌的夫人给惊动了,可能完颜昌还真是很信任他,弄不好在前线的话,两个人的帐篷隔得不远,住隔壁,所以完颜昌的夫人一听,那儿怎么那么大动静,干嘛呢,所以完颜昌夫人过来就问到底怎么回事,秦桧就跟完颜昌的夫人讲,大王领兵南下,让我参谋军事,这是给我多大的脸啊,所以我呢不辞劳苦,我一定要跟着大王南下,我要为大金国建功,一指自己的夫人,他非要跟着,你这妇道人家你跟着我上前线,你能干什么,劳碌风霜,你以受得了这苦吗?

  结果完颜昌的夫人一听就不高兴了,你怎么就瞧不起我们妇道人家,我不也跟着大王南下吗,我做主了跟着。于是这个王氏就跟着,包括他的家人跟着秦桧南下,瞅了个空子,秦桧带着家人就跑了,过了淮河跑了,到了南宋的占领区,到了南宋的占领区就被当地的军队包围了,给抓起来了,一看从北边来的,还带着老婆孩子,还穿的这么好,这肯定是间谍啊,于是宋军士兵就把秦桧抓起来,把秦桧抓起来之后,秦桧就说我是御史中丞,我是秦中丞,当兵的可不认识什么中丞不中丞的,没人认识他啊,秦桧就说你们当地有没有读书人,有没有中过秀才的,如果有中过秀才的你让他来认认我,他肯定认得我,于是当兵的就去找,那穷乡僻壤哪有什么读书人啊,费了半天劲,找来一个王秀才,王秀才是卖酒的,可能考取秀才之后再往上考功名就不易了,当垆卖酒,所以把他叫来,这是秦桧,秦中丞,你认得吗,你想他能认得吗?他一个卖酒的秀才,他能认识御史中丞吗?按现在的话讲,这个官相当于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,这么大的官,你怎么可能认识一个做小买卖的呢,但是这个人发面子,这帮人里就我是秀才,就我文化水平高,我要说不认得多丢份啊,于是秀才上来就给秦桧施礼,中丞辛苦,你可算回来了,劳苦不易,我们把你给盼回来了,当兵的一听,原来是真的是秦中丞啊,马上就把秦桧护送到杭州行在。

  高宗皇帝看到秦桧归来,当然他也非常高兴,从敌营逃回来,也就不问你到底怎么回来的,当时的宋朝人对于秦桧的回归就有另一种说法,这小子是金国人放回来的间谍,很多人都这么想,你不可能啊,你就是说你俩吵架,你两口子吵架惊动了完颜昌夫人,你带着这一大家子人,拖家带口,金银细软从从容容的不渡过,两军交战前线也得有一段距离吧,有一段金兵密布的地方,你从从容容过来,你不可能啊,所以当时人就说,秦桧确实想回来,想回来呢,他又无计可施,他就跟完颜昌手的跟他关系比较好的一个金国大臣就聊起了这件事,他说你看我特别想回到南宋,我在北国这么多年,我思家,想回去,这大臣说这事好说啊,你就直接找完颜昌就完了,你跟他说,完颜昌这么宠信你,他不会把你怎么着的,你就直接跟着他说去。

  所以秦桧就去见完颜昌,大王,我跟你鞍前马后这么多年,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我思家心切,我想念故国,我想回去,完颜昌说按说你想回去我也不拦着你,但是你可得想好了,你回去之后南朝人会怎么看你,你跟我手底下服务这么多年,你长一百张嘴你也辩不清楚,你想想你的下场,你还不如跟我手底下混呢?但是秦桧去意很坚决,我一定要回去,为我的祖国服务,其实秦桧是明白人,我跟金国这辈子算到头了,除非完颜昌当皇上,他当了皇上他也不能给我一个宰相做啊,我一个汉人,那宰相都是完颜氏啊,都是皇族,轮不到我啊,我要回到南方,那可就保不齐了,朝廷正值用人之际,而且我有惊天动地的计策,我肯定能让两国罢兵,他跟完颜昌讲我能让两国罢兵,仗会打的很少,你们大金南下,咱不就是要点东西吗?以后宋朝会怪乖乖的把您要的东西都给你送来,南方卑湿水热,你打也打不了,你几次南下搜山检海捉赵构你也没成功,所以你打来打去,能打一百年吗这仗,终究要和吧,要和就用得着我了,完颜昌一想是个主意,就把这秦桧给放了,护送他到了宋朝境内。

  【关于秦桧是怎么回到南宋的,正史上并没有留下详实的记载,但是秦桧回到南宋后力主与金议和却是事实,那么秦桧回到南宋后,会用什么办法来博得宋高宗的信任呢,他又会怎样跟宋高宗提出议和之事呢?】

  秦桧回来见到了宋高宗之后,就跟宋高宗讲,我有妙计让两国罢兵,绝对不再打仗,您再也没有后顾之忧,咱不动刀兵,宋高宗一听特别高兴,他就是不想打仗,因为一打仗武将的势力做大,弄不好他哥哥就要回来,所以宋高宗最忌讳的就是打仗,你既然有不打仗就能让两国议和,我再也没有金国军队的压力,能有这种事就太好了,马上拜秦桧为参知政事,参知政事相当于副宰相,拜他为参知政事,秦桧志得意满,然后高宗就召见秦桧,你不是说你有妙计吗,不动刀兵的妙计吗?你跟我说说你的妙计是什么,秦桧一说,宋高宗的心就凉了。

  秦桧跟宋高宗说这事非常好办,北人归北,南人归南,什么叫北人归北,南人归南,岳飞他们率领的部队,那是南边人吧,南边人别去北边打仗,撤回来,北边人回北国,包括从靖康之变,康王建炎南渡,宋高宗南渡跟着的那帮人都回到金占领区去做顺民,这事不就解决了,宋高宗一听就问秦桧,我是哪儿的人,你说北人归北,南人归南,我是哪儿的人,要论祖籍我们今天是河北人,太祖皇帝是河北人,我出生在东京汴梁,你说我是那儿的人,北人归北,南人归南,朕乃北人,我就是北方人,怎么着,我回到金国占领区当顺民,秦桧一看坏了,这事闹砸了,无言以对,宋高宗说我还以为你有什么好招呢,你就这馊主意,得了,参知政事别干了,张浚特别高兴啊,张浚主战,看不起秦桧,软骨头,癞皮狗一个,什么北人归北,南人归南,幸亏圣上英明没听你胡说八道,所以张浚就主动把秦桧赶出朝廷,这事儿又大了,又出现了转折,什么转折,赵鼎不干,他为什么不干,赵鼎和张浚都属于主战派,但是他绝对反对把秦桧赶出朝廷,为什么,文人他爱结党,文人相轻,你看不起我我看不起你,咱俩政治观点都一致,都主战,在权力面前还是要争夺的,所以赵鼎认为秦桧这个人名声臭,他提出这个臭名昭著的主张,被皇上一脚踢出去了,满朝文武都瞧不起他,关于他离奇的归来,大家都有怀疑,认为他是汉奸,所以这样的人名声臭,而且这样的人唯利是图,他是个小人,小人易治,我好管他,我好笼络住他,皇上不待见你,我保你,然后满朝文武都不待见你,你名声臭,我用你,你是个小人,你会拍马屁,拍我,这不就解决了吗,所以我可以拉着秦桧,抗衡张浚,所以他想得特别好,结果没有想到,秦桧是以怨报德,恩将仇报,把他给拱出去了,把赵鼎给拱出去了,后来一贬再贬,最后贬死于任所,等于秦桧再度入朝。

  【秦桧自诩的惊天妙计,并没能打动宋高宗与金议和,更没能实现加官进爵的白日梦,而现此同时完颜昌在金廷之上所提出的议和计划,也同样遭到了反对,那么完颜昌到底提出了是一个怎样的议和计划呢?】

  完颜昌说咱们跟宋朝议和,怎么议和呢,把咱们占的河南、陕西归还给宋朝,为什么要把占的地方归还给宋朝,因为如果我要把这个地儿归还给宋朝的话,宋朝毕竟要感念我的恩德,我以地与宋,宋必德我,他会心甘情愿的做我们的傀儡,这比我们再去挑傀儡要强的多,于是呢完颜昌就提了这么一个主张,提了这么一个主张,就把这件事在金国的朝廷上就讨论起来了,他把这个事一讨论,金国舆论哗然,没想到我们大金也有卖国贼,没有想到金朝人也有人卖国,所以朝廷上大家都反对他,坚决不可以,这一刀一枪、流血牺牲拼来的土地,怎么能还给宋朝呢,所以坚决不干,完颜昌新弟弟都反对他,我们灭了他的国家,抓了他的父兄,占了他的地儿,占了那么亲年,两国打仗打死了多少人,没法统计,你以为你把河南、陕西还给他,他就德你,你太天真了,你这么做的目的是资敌,我们跟宋是不共戴天之仇,你幻想着退一点小便宜给他,你这是资敌,这个时候完颜昌他是掌握朝政的,所以他最后拍板钉钉,就这么干,就要把土地还给宋朝,还给宋朝之后,宋朝必然感念我的恩德,年年进贡,岁岁来朝,这就是一个现成的刘豫,咱们可以不打仗,何乐而不为呢?宋金就要议和了,宋金议和完颜昌他是猪八戒照镜子,里外不是人,两边都不讨好的一个卖国贼,他要把河南,陕西之地还给宋朝,不但金国人不干,宋朝人也不干,宋朝坚决不同意,反对得最激烈的就是岳飞。

标签: 这个所以

TAG标签

Copyright © 2002-2030 南宋皇帝网 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