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 欢迎访问南宋皇帝网(http://www.hfchache.com)网站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宋朝皇帝 > 宋孝宗 >

宋仁宗赵祯临终懊丧没有子嗣来继承神器

时间:2020-05-30 13:38|来源:南宋皇帝网| 点击:125 次

赵祯
  嘉祐八年(公元1063年)宋仁宗赵祯旧病复发,三月里就已经不见起色了。御医宋安道等人尽心诊治无效,均被贬官。以医术闻名的地方官孙兆、单骧等被召到宫中,也宣称回天无力。宋仁宗只能等死。

  弥留之际,他对自己的一生有诸多感叹,但最为懊丧的莫过于没有子嗣,竟无人来继承神器。

  他不由得想到了自己的父皇宋真宗,先后五个儿子都夭折,也为子嗣一事忧心如焚,为此,竟差点儿导致错杀了那太平宰相晏殊。

  那还是自己在做了十二年的儿皇帝之后亲政不久的事。参知政事晏殊奉命写刘太后的志文,竟道:生女一人,早卒,元子。。

  难道朕不是太后之子吗?他记得从小就是刘皇后将他养大的,给了他一个欢乐的童年。刘皇后是他的大嫂嬢,杨淑妃是她的小旗嫂,还有乳母许氏和林氏,他对她们很有感情,即位后一一加封。

  而晏殊对这一点却疏忽了,应以大不敬论处。宋仁宗赵祯临终懊丧没有子嗣来继承神器

   这时,闭门谢客十余年的荆王赵元俨出面说话了,告知他的生母是李氏。李氏是刘皇后的侍儿,庄重寡言,品貌端正,因地位低下,只能代替刘后司寝且有 娠。生下的皇子被刘后抱走,作为己生。李氏直到孩子七岁时才被封为才人,在寂寞的冷宫里度过了凄凉的一生,直至晚年病重,才由刘皇后加恩封为宸妃,死 时仅四十六岁。

  仁宗知道了自己出生的本末后,痛哭流涕,很快下诏尊其母为皇太后,追谥庄懿,重新治丧,改易梓官,陪葬于真宗永定陵。

  那威权重极一时的母后刘皇后,早在他十五岁的时候就给他立了勋戚郭崇的孙女为皇后,可是他却偏偏喜欢同郭氏一起进宫的张才人。他用同张氏的热恋来故意疏远郭氏,可是郭氏毕竟是名正言顺的皇后。他舍弃皇后而召幸张氏,总有点心里不踏实。

  亲政之前,畏于太后的管教,亲近女色总是偷偷摸摸的。太后一死,他便从后宫数千人中选取极为风骚的尚氏、杨氏等人;加倍恩宠,借以发泄对郭后的不满,气得郭后丧失理智,打了天子一巴掌。

   结果是打掉了皇后之位。赵祯借口郭后元子而废她为尼。此后,则与尚氏等女人昼夜在一起,钟鼓弦乐之声日夜不绝。政事渐疏,身体日垮,进而致病。于是朝议 大哗,流言远播,百官上书,要求整肃后宫。不得已,只好下令让尚氏、杨氏等出宫。可是一个月后,他病愈了,求色更甚。这时后宫主馈虚位已久,他极欲立后, 先得寿州茶商女陈氏,遭群臣反对;又得绳伎李氏,更为群臣所阻。后宫之争越来越烈,直至景祐元年(公元1034年)立了曹氏为后,才暂告平息。

  皇后倒是有了,子嗣却成了大问题。少年时贪色,只求欢娱,可是年龄浙大,江山社稷后继无人,怎能不忧心如焚?十几年了,后宫美人充栋,可没有一人为他生下皇子。他在宫中设赤帝之像,日祈夜祷,以求皇嗣,不辞疲倦,几乎夜夜不虚,御幸嫔妃。可是子嗣之影仍杳如黄鹤。

   直至景祐四年(公元1037年),后宫俞美人才生下一子来,可接着又夭亡了,气得他大发雷霆。宝元二年(公元1039年)苗美人宋仁宗赵祯临终懊丧没有子嗣来继承神器又为他生下一子,满朝喜 悦,他亲为儿子起名昕,封爵加官,不料赵昕只活了一年半就又夭亡。庆历元年(公元1041年)朱才人再为他生一子,赐名曦,封鄂王,可是鄂王不到三岁也夭 亡了。从此,皇嗣艰难,成为朝廷内外最为关切的大事,到处议论纷纷,宫中阴影笼罩:到哪里去为皇上寻找一个儿子呢?

  于是皇子来了。

   皇祐二年(公元1050年)四月,京城里突然出现了一位名叫全大道的庐山和尚,带着一名青年,要见圣上,声称那青年即是当今的皇子。一时京城大哗,莫 衷~是。赵祯闻讯,自己也被搅得棚里糊涂,因为他所幸女人太多了,被贬出宫的宫女是否怀有他的龙种,他也说不清楚,只好委托翰林学士赵概与知谏院 包拯迅速查明真相具奏。

  事情太富传奇色彩了,以致后来宋朝的戏曲大盛时,无我不包拯。包青天火眼金睛,明察秋毫自然很快就弄 清了事情的原委。原来这青年的生母确实曾是赵祯后宫的宫女,虽然极想得到皇上的恩宠,却因小过而被驱逐出宫。后与一个姓冷的郎中结了亲,先生一女,复得一 子,便是这青年,唤作冷青。冷青自幼缺乏家教,游手好闲。后来流浪江西,漂泊庐山被和尚全大道收留,闻圣上元子,便想用其母曾当过宫女的经历来猎取富贵, 不意却被包拯识破了。于是全大道和冷青皆被处死,这场闹剧才算收场。

  假儿子死了,真儿子无影。赵祯仍旧终日处在忧愁之中。这时,他想接受父辈的教训,不再去计较什么名分了,不管什么样的女人,只要能给他养出儿子来都算数。皇祐六年(公元1054年)

   改元至和,以求召太和之气,促阴阳交合,为他产下麟儿。他命人在普天之下广选精筛,十个美女充备后宫,称为十阁。十国既然是为天子来生龙子的, 自然个个恃宠骄恣,凌慢不可一世,这时的赵祯已经形神宋仁宗赵祯临终懊丧没有子嗣来继承神器疲乏,身躯体嬴,只好大服丹药。不久,董周二御侍怀孕在身,举宫喜悦,赵祯满怀期望,日夜祈祷,还令 内侍省备下数以千万计的金银玉帛,以备产下皇子时赐赏所用。然而,期望越高,失望越大,两侍御先后产下的却都是女婴,赵祯万念俱灰,以致得了神经病,差点 自杀。

  满朝诚惶诚恐,不知如何奏请喜怒失常的天子,怎样才能及早在宗室中过继个儿子来早立太子,以继承大位。幸亏包拯等大臣善为说词,在他神志清醒时,陈说利害,这才令他下决心立了养子赵曙为皇子。这也幸亏曹皇后有先见之明,及早在赵曙四岁时就将他抱养在宫中。

  这赵曙虽是宋太宗的孙子赵允让的第十三子,不失赵氏的血统,但毕竟不是他赵祯的骨血。宋仁宗临死时深以此为憾:农人有田不过百亩,房舍不过十间,犹不肯轻传侄儿,何况我一个天子,尽有天下,如此大的产业传于旁支侄子,怎能甘心?死不瞑目呀!

  到三月二十九日,他病患加剧,已经不能说话了。医官入宫,诊脉、投药、灼艾,均无济于事。临终他手指着自己的心窝而死。

Copyright © 2002-2030 南宋皇帝网 网站地图